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退票率明显高得离谱,《后来的我们》真的造假了吗?

2020-01-08 点击:1741

在今年五一的票房热潮中,《后来的我们》意外地成为了“幕后玩家”

4月28日晚,微博博主“电影票房”等消息来源称,就在《后来的我们》开盘前,许多工作室突然收到大量临时退款申请。随后,根据绝大多数退款是从电影的合作推广平台猫眼(cat's eye)发起的事实,有人猜测推广平台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这种恶意拉票以提高电影的排片率和退款的行为可以说是许多票房收入操作中的“先驱”行为,显示了票房注水的新下限。

但猫眼在29日凌晨发表声明,称约有38万张门票被怀疑被盗用并退款。它已向主管部门提交了相关数据,并将与主管部门合作开展进一步的详细调查。

目前,对谁是幕后黑手有不同的看法。目前,虽然猫眼受到质疑,但它在声明中似乎也有强烈的态度,表明它决心不搬锅。一些分析师也认为票贩子刷票的可能性很大,但怀疑者认为运营成本极高。有这么多电影院参与,黄牛更难操作。

无论退款事件的具体细节如何,无论操作背后是谁,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新的控制电影票房的案例,这是非常糟糕的,因为售票平台和电影院合作打开退款功能。由于电影业刚刚被集中到一个新的主管部门,这一事件不仅是对新成立的新主管部门的新考验,也再次暴露了当前在线售票平台的潜在垄断地位。

怀疑退款

如果没有退款,投资不到1亿英镑的小题材低成本电影《后来的我们》,似乎一夜之间成为《前任3》之后又一部爆炸性的爱情电影。

根据托普的电影数据库,截至4月29日10: 00,4月28日合计票房为3.7亿,《后来的我们》票房达到2.88亿,占77.2%。筛查比例为45.2%。观看这部电影的人数为850.9万,占79.7%。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其预售票房达到1.2亿元,在大陆电影史上排名第五,与2016年的票房冠军《美人鱼》相当。

不幸的是,这部浪漫电影中的黑马斯特姆德朗似乎忽略了后面的方法。大量退款给电影院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据报道,武汉所有万达影院返还了4342张门票,东莞所有万达影院返还了2800多张门票。一些影院经理表示,这部电影的退费率约为6%,但业内正常退费率约为3/1000,因此这部电影的退费率明显异常高。然而,这并不是最高的。一些电影院表示,他们对这部电影的退票率已经达到15%。

刷完票后退票有什么好处,如何操作?一些业内人士透露,该平台通常会提前购买大规模的门票,以提高票房表现,从而绑架影院以增加电影的编排数量。当真正的观众因为害怕买不到票而被诱导急着买票后,他们会在电影放映前退还大量的票。此时,即使出席率不够,他们也不能改变电影安排。

猫眼平台有大量退款。它能归因于猫眼吗?目前,主管部门仍在调查中,无法给出明确的结论。如果猫眼在调查过程中不能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它只能依靠谣言。

然而,一些影院经理认为,虽然这一操作可以诱导观众购买门票,但对于猫眼这样的第三方平台来说,这一操作并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就像在超市购买商品并退货一样,平台也不能从中截取任何门票钱。此外,根据猫眼声明,大多数退款都是低价票,如果是平台的预售结果,高价票是最佳选择。此外,许多电影院不能退还低价票。当然,这不是绝对的。低价票能否退款取决于双方的协议

此外,之前的高预售率导致了未来两天的电影安排,电影院不得不根据这些数据进行安排。事实上,许多制片厂已经看到了《后来的我们》预售数据的强劲数据,并不断增加其首日片的比例。

事实上,许多电影院在上映当天的出勤率很高。就这部电影而言,电影院似乎没有遭受任何损失。然而,这不能成为恶意操纵票房的借口。

首先,恶意控制某部电影的编排无疑会对同时放映的其他电影造成重大的不公平竞争。在看似客观的预售票房数据下,其他电影只能勉强接受影院低排电影的安排,这显然对电影市场的正常发行秩序造成很大干扰。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做法不仅操纵了票房,也影响了观众观看不同风格电影的选择。

其次,对于电影院来说,即使这部电影的实际收入不受运气的影响,如果其他电影观众将来不买,如果时间表不能改变,电影院肯定会蒙受巨大损失。

至于在线售票平台,电影领域的许多资深玩家从几年前只是产业链中的一个卑微参与者,到现在成为整个行业的一个怪物,都有着复杂的感受。

起初,在线售票平台出现后,影院实际上非常受欢迎,因为过去,电影时间安排是根据个人经验估算的,没有准确性。平台预售后,人们可以更准确地把握电影趋势,从而获得相对准确的市场份额,实现更好的票房输出。这样,电影经理们逐渐变得非常依赖这个平台。退款事件的发生给电影经理敲响了警钟,提醒他们背后隐藏的危机。

但令电影人尴尬的是,虽然他们知道平台扩大后可能会有危机,但在危机以灰犀牛的形式出现后,他们真的没有力量反击,因为作为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他们发现自己基本上失去了控制的主动权。简而言之,在线售票平台出现后,医院线路在两个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众所周知,网上售票市场已经被几家巨头垄断,而中国的电影院和电影院数量仍在加速扩张,这导致电影院的声音逐渐减弱。此外,在线售票的快速发展扩大了电子商务平台的影响。这些平台通过门票补贴像黑洞一样吸引了原本依附于电影院的忠实观众,从而导致影院原有的营销团队失去了存在价值,而精心打造的会员系统也被平台压垮。

这种变化就像一个独立的农民突然变成了为他人工作的农场工人。电影系统完全与平台战车相连。

除了会员制度的改变,现金流的主导力量也已经移交给了平台。由于在线购票的比例已经达到85%左右,观众已经习惯了在平台上购票。因此,产业链中所有各方的利益分配,包括电影院和制片人,都取决于售票平台。除进口电影的50天会计期外,国产电影普遍延期。

失去财务规划的自主权是不够的。有价值的行业数据(如观看电影的观众)存储在平台端,电影院无法独立掌握相关的行业数据。在目前的数据采集趋势下,这意味着电影院未来发展的上限已经由其他人预先划定。

对于不受平台限制的电影制片人来说,价格可能会更高。此前,由于门票补充的作用,不配合平台的电影根本无法进入拥挤的日程,面临生死存亡的绝望境地。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新年第一天,将近一半的票房是由门票组成的。2017年春节期间,《后来的我们》、《绝世高手》等电影因未参与网上售票的制作而无法参与补票大战,最终退出春节。

规则从哪里开始?

如果退款被核实,

但电影恰恰得益于更宽松的行业管理政策,私营企业和私人资本可以更容易地进行投资。正是因为松散,诸如票房欺诈等不良事件才发生,这给电影业的发展带来了起伏。退款事件可以说是资本约束下对行业正常发展的又一次冲击。

目前影响电影业发展的一个尖锐问题是在线售票平台对电影业的潜在垄断。在去年底举行的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大会上,一些代表提出了电子商务支付周期长、会员信息难以获取、服务费高等问题。表达他们对网上售票市场过度集中和缺乏竞争的担忧。

当然,票务平台是否形成垄断将由《决战食神》决定。该法规定,如果一个企业在某一行业具有市场控制能力,如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和其他交易条件,或阻碍或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则可被视为具有主导市场地位。然而,主管当局是否愿意借助法律进行干预首先取决于关键管理官员的意愿。此前,一些主管官员表示,网上售票平台的扩张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他们只强调在线售票平台不能影响产业链中其他参与者的利益。

此外,很难使用《反垄断法》。反垄断执法机构首先需要了解该行业所有相关方的详细运作情况。开始反垄断调查并不容易。

值得期待的是,制定互联网票务指南已经提上了今年的议事日程。我们只能希望这一观点的引入能够有效遏制恶意票房的慢性疾病,也能很好地解决大数据的合理分布和应用边界问题。退款可能会加快指南的发布。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南京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xinhuixj.com.cn 技术支持:南京农业网 | 网站地图